无奈的16小时—记江西连环相撞事故 [转]

Category : 随笔 | Post on 2008/01/30 01:19 by Richard | Comments:0
这几天暴雪成灾、冰冻为祸,交通成问题了,电力成问题了。京广线无法正常通车,高速公路全面中断。

今天同事飞上海在机场等了一天最终还是无法成行,同时又听说广州火车站滞留50万人!

看看今天新浪首页~~~

Highslide JS

而刚看到这篇纪实,实在太惊心动魄了,媒体上从未出现这样的报道,都是一派领导如何关怀、如何落实狠抓防灾措施之类之类的。

看看我们的高速公路上都发生了什么?!

以下是转载的原文和图片。。。




  这一天,让我感受到了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时间:2008年1月25日

  地点:南昌西二环9KM

  事件:桥面结冰引致连环相撞

  早上7点30,韶山某酒店停车场,我一出酒店就差点滑的飞了出去,楼梯上,地面上全是冰,平均两厘米厚度。看着我的车,基本上被镀上了一层冰甲,我花了17分钟才把玻璃上的冰给铲除掉。

Highslide JS

Highslide JS

  昨天因为在韶山冲结冰路面上掉头,车失去控制撞了防护栏,所以在韶山耽误了两天,等保险给我出查勘单。我为什么跑去韶山冲,因为京珠北封路,一直不开放,我就顺便去瞻仰一下毛主席,可能我穿了一身美帝的军衣军裤还有鞋子,所以主席不高兴,惩罚我撞了护栏,这是我第一次领略冰路的麻烦。
  
  韶山早上的路面全是薄冰,幸好路上没车,时速2-30公里开着,听湖南交通台,今天高速又封闭了,我准备开到长沙再说吧。一个小时后,我来到一个长陡坡前,上面三辆车都在刨着,不一会又滑了下来,因为是个大坡,所以很多减速坎,车速度一慢下来就上不去了。我在后面看着,他们找来很多树枝,麻袋,一个小车上去了,另外一个也上去了,就剩下一个了,我就跟在后面冲。这车快到顶的时候突然歇菜了,我快到坡顶时,突然一老头从路边走了出来,吓得我一刹车,坏了,再也上不去了。于是两个车轮拼命吼叫着,轮胎就像空转一样,没点反应,我车都快横过来了,路边的村民都出来看热闹。我冷静下来后,把车倒到坡下,然后往回平路开了100米左右,用2档起步,靠惯性冲了上去。这让我第二次领略到了冰路的麻烦。
  
  我走国道到湘潭,然后到了长沙,107国道有个大坡结冰,几百车排队,大塞车,我后来跟着交警的车冲了出去,我是从坡上往下,所以没吃亏。到了长沙,差点哭了,所有的高速全封闭了,到处都是排队的大客车,所有酒店宾馆都住满了,因为湖南限制供电,很多人住酒店了。我该去哪啊,我从早上到中午才吃了两块巧克力,精力都快透支光了。

Highslide JS

  唯一的交通信息工具,收音机终于在中午传来一条消息:长永高速和机场高速开通。
  
  我打开地图,这条路可以从长沙到浏阳,然后到萍乡。萍乡有高速到南昌,南昌到九江,九江到黄石~~ 一下就有了精神,虽然是曲线,最终能到目的就行。而且听广播,26号将有冷空气下来,所以当前绕道江西应该是个好选择。
  
  车一直到了浏阳,这是个很漂亮的小城市,路况非常好,让憋屈了几天的我开的飞快,下午3点当我看到湖南人民欢迎你再来的牌子时,进入江西了,我感觉到幸福的生活来临了。
  
  进入萍乡,温度也高了点,路边虽然也有冰挂,但路面还比较干燥,当我来到高速入口前时,发现上百辆车在排队,入口全是红X,天哪!只能走国道了。
  
  我走到了一条烂泥国道上,收音机那迷人的南昌普通话传来信息,江西境内高速全部开放,我终于从一个入口上了萍乡到南昌的高速。
  
  时速一直保持在120左右,GPS显示到九江还剩下160多KM了,江西就是好啊,没有冰冻的感觉,只有潮湿 的小雨,我计划着9点左右在九江吃宵夜,休整一晚,明天就能到武汉了,哈哈~~
  
  玻璃有些模糊,拨了拨雨刮,坏了?咋不喷水了,打开后面的雨刮,后面喷水,前面不喷,难道结冰了?想了想,不可能,湖南那末冷都没结。时速依然100以上飞驰。其实这个提示就是结冰了。
  
  西二环,基本上没车,身边小车很多都是粤字头的,大家你追我逐,因为离终点不远了,当人最放松的时候,危险就悄悄降临了~~

Highslide JS

  我的车开始有点左右漂,我以为风吹的,继续保持110的时速,前面一个上坡,加了油门就冲了上去,当车头往下的一刹那,我看到一片闪烁的灯光~~~
  
  刹车已经踩了下去,完全没作用,只能感受到ABS在跳动,第二脚,第三脚,强行将手自一体主动降档,最后一刻,我觉得两边都是车,前面一堵墙一样的物体在我面前,听天由命了,只感受到轮胎压过一堆碎石一样的东西后,最终我停了下来。我打了双闪,马上从车上跑了出来,我的天啊,我前面不知道多少部大货车撞到一起了 是一个厚达数十米的钢铁堡垒,如果我再前三四米,就钻货车的油箱了。

Highslide JS

  我右边6-7部大车挤着小车,我左边是撞烂的护栏和各种碎片。突然一个女的拉了我一把,叫道:快逃命啊!

  我一看后面一个大巴左右摇摆冲了过来,轰隆撞到了应急带那排车上,后面还有灯光射来,我赶紧往中间的护栏跑。
  
  我一抓护栏,全是冰,滑的要命,猛听到翻护栏人群中有男的喊救命,接着有女的吓的大哭,大叫护栏下面是空的。马上旁边又有人惊叫,又有人掉下去了,有个男的惊恐的发疯样的狂叫,接着远处又传来有人掉下去的喊叫。我赶忙跑回我车这边的护栏,一看下面是个河,原来这里是个桥,中间隔离带是空的,下面是河谷。

Highslide JS

  只能躲了,我看着一辆小车对着我的车飞来,天啊,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它竟然停下了,离我只有不到一米,然后旁边又飞来一辆中山的小车,离我3米左右也停下了。这三辆就是这次连环相撞中仅有没有任何损失的三辆小车。车上的人也迅速跑了出来,因为后面来了个大家伙,我们听到急切的刹车声,那车扭动着,最后停下了,这是这次唯一一部没受损失的大货车。后面还有更多的灯光射了过来~~~~前面大概3-4部小车,后面最少三部大货车,这一下过来,我们中间的人紧张坏了,全得成肉饼了,我准备往旁边货车得车头爬了。
  
  嘭,一小车碎片满天飞,转了360度,然后嘭嘭几声,又一小车被撞到了护栏上,小车都刹住了,但是后面得大车根本就刹不住。那辆最长得拖挂连撞几辆小车,整个车滑动过来,竟然横在了路中间。后面就啥也看不到了,只能看到射到天上得灯光在交互着,各种碰撞得声音和刹车的声音,接下来得声音震得 桥都在动,轰隆轰隆,灯光照射下见到碎片和烟尘满布空中。这种声音持续不断,我已经第二次打电话报警,对方说知道了,我说你妈听到没有,不停有车在撞上来,赶快封路!对方叫我打电话给高速公路管理局,我XXX!!!
  
  5分钟过去了,动静小了很多,那辆横着的车阻挡了不知道多少部车的轰击,救了我们中间这一波。这时依然能听到远处传来撞击和刹车的声音,不过已经声音小了很多,很多司机钻了出来,我旁边那个江西司机很激动,他见人就说他刚才救了一个小孩,然后他翻到护栏外,用手抓住了才没掉下去,然后后面的货车把他的车屁股撞了.
  
  我们看到他车后面,天啊,太惨了,一辆警车被压到了长度不到两米,被两个货车压着。那江西司机还是很激动,他说那警车停在他后面,他把那警察拉了出来,然后里面一车小孩和妇女,他随手抱了一个冲了出去,其他也跑了出去。还有一个被压在了里面,我们呼叫着,没人答应。

Highslide JS

Highslide JS

  这时还有人翻越中间护栏,又有人叫救命,江西司机和几个北方司机跑去拉了一个女的上来,她的小孩还抱在中间护栏上在哭,那江西司机把小女孩一抱,小女孩一巴掌过去,喊着妈妈。这个妇女用手拉住中间的铁板才没掉下去,那末滑,她竟然坚持住了。
  
  大家都开始了自救行动,各自对附近的车辆和人员进行检查,我和另外的司机跑到了前面,原来前面还有10来辆车挤到了一起,我看到一个液化气大卡就在我们前面这堵车墙的后面,10米不到,不过听说是空的。但是空气中弥漫着汽油柴油的味道。
  
  大概40分钟后,一个打着手电的人从前面的废墟中翻了过来,地上很滑,基本上踉跄前进。大家告诉他有个孩子还在压扁的警车里面,他打了手电往里看,说要叫消防员来。他继续找寻其他伤亡者。
  
  几个北方司机非常着急,讨论怎样把孩子弄出来,这时里面传来了哭声,声音很大,是一种求生的信号也是一种痛苦的哭声,但是没几分钟就没动静了。这是天下着冻雨,冷的让人无法忍受,大家各自躲回了车里。过一会又来了交警爬进去看,他出来说,孩子没了,我们大骂你们咋不早点来!他没说啥,只说了一句,我们的车到现在都开不上来。
  
  一小时后,救护车消防车相继到来了,我们听到桥下有人喊,从护栏看下去,在下面车灯照射吓,竟然有10来米高,是干枯的河床,全是大石头,救护车停在旁边,几个人在搜寻。突然有人喊,这个还有气,他们找到一个男的,马上抬了上车。
  
  消防队员来了,使用了很多工具,但是觉得救出来已经没意义了,叫了一个医生过来,医生说轮胎把整个人顶在墙上,肝脏估计破了。大家无语。

  救护车救的最多的是几个大巴里的伤员,来来回回,而那些被夹住的车辆,无法确认里面还是否有人。横在我面前那个大车的河南司机跑了出来找我们问他副班司机的驾驶照是否真的,说副班司机是他刚雇的,他下来打电话给保险时,副班司机竟然拿了他的钱跑了,真不讲究。因为这里离出口不到1公里,所以很多人都陆续冲前方的护栏翻到对面,下去了。
  
  夜逐渐深了,交警来的越来越多,安抚着大家,我们得知也只能明天清理现场了,因为重型车辆上不来。午夜,路政上来了,开始在路上撒盐。我在车里,想着刚才从我左边掉下去的那些人,还有救吗。我右边那个夹在车轮里的男孩说不定只是昏迷了,我一晚上老是想着他的哭声,那种绝望痛苦中最后爆发的哭声,是想告诉我们,他还想活下去,但我们无能为力~~
  
  雨雪开始大了,不到半小时,车上就带冰挂了,今晚这些还没救出的伤员,这种天气下也会冻死的。
  
  半夜两三点,突然一陈骚动,有人喊,听见桥下有小孩的哭声,各种手电灯光照射了下去,但是没有发现,因为部分地带是淤泥。
  
  车里很冷,只能开发动机用暖气,我们几辆车还能发动,很多车都报废了,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度过得。早上5点,轰隆隆得轰鸣惊醒了我,大型设备都上来了。
  
  天刚蒙蒙亮,整个公路一片寂静,见到的都是残骸。随后吊车,拖车开始作业,到7点左右已经把第一波现场得车辆拖了一半出来,我看见一辆爱丽舍变成了一堆废铁。

Highslide JS

  液化气车竟然能发动,司机把车开到了路边。其余得货车用吊车一个个吊离前方。
  
  这一晚上冻的够呛,也就睡了一个多小时,耳边老是想起那些男女哭喊的声音。

  我打开车门,发现路上更滑了,虽然撒了盐,但是经过一晚上得霜冻变本加利。大家起来了,都在看清理现场,第一波,第二波的现场我们都能看到,第三波被横在路中间的那个货柜挡住了,看不到尾,不知道后面伤亡如何。
  
  我走到那辆唯一没事的山东大货车前,那小伙刚好跳了下来,我说哥们你够幸运的啊,他叹了口气,说:过去了,别说了,要没后面那辆车横在那,大家全完。你的车咋样? 我笑着说:咱两今年运气都好!我们两个碰到了那个江西司机,还有副驾跑了那个河南司机,他们都说昨晚一闭上眼就是事故重现,越想越害怕。
  
  “有开水吗,师傅,我孩子哭了一晚上,没吃没喝”,我回头一望,一个农妇拿了一个破损的保温杯在问我,我说没有。我给你找去,问了几辆车都没有,我想起中间撞的那堆货车中地上有破碎的开水瓶,我去找了,也没幸存的开水。我回到我车边,开了车尾箱,吧我平时哄小妹妹的巧克力和牛肉干给了她,江西司机吧他唯一一包花生也给了她。她走的时候在前方捡了一打东西,后来我看到了,是尿不湿,pempers的,我这才注意到几十米范围散步了许多小孩的鞋 衣服 外套等。
  
  天大亮了,不知道哪来了一些游民,不停从破损的车中和地上拿东西,被我们呵斥了住了一些。但是有部分穿救援服装的人员也在干这些事情,实在是无耻。
  
  江西司机问吊车司机,这次算是江西最厉害的事故吧,他不屑说,这算啥大事故,130辆车的我都见过。

Highslide JS

Highslide JS

Highslide JS

  我开始找寻深圳的车辆,我能见到范围,一辆雅阁完全扁了,问旁边司机,说里面的人提前跑了,万幸。。。

Highslide JS

Highslide JS

  然后不远处一辆深圳的东南富利卡,撞的掉了个头,车辆前后都受损,听说人也提前下来了。我跑到前面,发现一辆深圳迈腾车头撞毁,车主是去黄梅的,他说发动机还能打着,我看了一下只是水箱和风扇完了,A柱一点事都没。这车主昨晚还和我说他一小弟掉桥下了,也不知道咋样了。

Highslide JS

  前方的货车就快吊开了,交警也上来吧所有驾驶员的证件都收了,我们几辆没事的车希望离开,交警同志耐心和我们解释,现在到处封路,你哪都去不了,本次事故涉及人员伤亡,所以必须调查后才能放我们走。我们只能耐心等。

Highslide JS

  跑了副驾那河南司机在外面冷的哆嗦,我把他叫到了车上来,他焦急的打着电话,给货主,老板,保险,还有认识那个副驾的所有人。车上运的是大葱,到北京,这样耽搁几天,怕坏了,而且叫来转货的货车还在福建根本就过不来。他只有不停骂那副驾发泄,从他眼中看出他多么无奈。
  
  路对面多了一个很年轻女孩的尸体,大概20来岁,听说是从桥下找到的,多冤啊,逃生的时候从隔离护栏中间掉桥下了。
  
  随后开始清理那压扁的警车,大车发动机还能动,刚一倒大家惊呼,停!人的衣服和轮胎可能冰到一块了,车轮把人带起来了。后面清理的时候我们几个不忍心看了。
  
  随后,路边又多了这个男孩的尸体,手上还有厚厚的手套,估计就10来岁。不过人没压坏,就像睡着了一样。工作人员拿布把他脸蒙上了,安息吧。
  
  大概11点,交警叫我过去写事故经过,我们三部没损失的小车大概描述了一下情况,这个年轻的交警人很好,他说叫警车过来把我们带出高速,并且准备从中间开个出口出来。到对面车道去。随后对面来了一个车队,警车带了两辆大客车上来疏导被困的旅客们,但是因为现场太长了,司机们还是走不了。
  
  大概12点刚才和我们做记录的小伙子叫我们跟他的车出去,我的车经过那个江西司机时,他对我招手。我开了窗子,他说很羡慕我们能走了,他现在有点害怕,我说咋了?他说后面警车那小孩死了,不知道会不会找他麻烦。我下车安慰他,说是后面的车撞的和你无关,不要担心。他说那是个警察啊,他们如果要整我,我一个老百姓咋办啊。我这时只能说那句老土的话安慰他了:你要相信法律是公正的。随后我把我电话留给了他,如果有麻烦,我愿意为他作证。他说他放心了一点,我上车说的最后一句是: 兄弟你是个好人,你救了一个小孩一个妇女,你会有好报的!
  
  我车开到开辟出来路中间的一个岔口,警车上的小伙跑了下来,问我,你车上还能带人吗,我们把剩下的人尽量往下带。我说,我就一个人,来吧。
  
  警车带了几个旅客,我车上带了三个司机,这几个司机都是其他车委托他们下去买吃的,这天案发到现在已经16小时了,多少人到现在还是一口水一口干粮都没吃的。出口下去后是江西农业大学,我和那几个司机告别。
  
  这个警车的小伙很负责,一直带了我们10来公里接近大道了,下车和我们告别,告诫我们小心,城区大桥也有冰,很感谢他,很棒的小伙子,从他身上看出了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下午5点,昌樟高速基本可以通行,我在8点半来到了吉安,住到了酒店里,感受到了温暖,写下了这篇回忆。愿上帝保佑大家平安!

最后编辑: Richard 编辑于2008/01/30 15:42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