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通 pk 电信 pk 用户 = 悲哀

Category : 通信网络 | Post on 2006/05/24 01:42 by Richard | Comments:2

最近的日子,又陷入新的一轮忙乎中。原因是网通又来了新的一轮改变,工作无法推进不说,还陷入CNC和CT之间的一些无言的对抗之中。

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全国大小的城市,网通和电信一直在抢夺市场,抢占接入楼宇,今天你抢过来,明天他反抢回去。。。结果呢,频频遇到一些楼宇是谁谁谁签了排他协议。我们的单子无法实施,协调又永远不会有结果。用户急得不得了,我们备受压力。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古话说,各为其主,他们站在各自的立场都没有错,无论是网通、电信、还是物业。但是,为什么用户永远是受害者?为什么办那么一件道理上看非常正常的事情,就这么难呢?并且是投诉无门、欲哭无泪。。。那么到底是谁错了??

当一个员工做错了,是员工的错,但是当所有员工都做错的时候,就是领导的错!
当一个企业做错了,是企业的错,但是当所有企业都做错的时候,就是管理机构的错,政策的错!

其实业内很多人都明白,根源来自于切分。

当年一道政令,将中国固网电信运营商一刀横切,北方划在网通,南方归属电信,南北双方各自渗透发展到对方所在地,形成直接的全国性的全业务竞争。结果呢,几年过去了,在本地网投资回报越来越艰难的时候,两大本地运营商却不得不耗巨资建设重复的骨干网络以及本地接入网资源。同时为了争抢用户,到处陷入白热化的抢夺。

在这样的环境中,物业大哥们终于认识到自己原来如此重要,楼内每天服务着的用户,原来就是价值所在,比时髦的点击率更为实在、更为集中。于是,在各种地面、地下交易后,一些怎么看都不符合自由竞争原则的排他性协议纷纷出台。各种名堂的物业协调费,怎么收、收多少,全凭一张嘴。当年我去跟一个楼宇谈,让电信进楼内他们自己的机房施工,物业开开门,需要施工配合费1000大元。而在两周以后,另外一个同事去谈另外一个基本相同的施工内容,配合费就是1800了。

这两天我们折腾的单子,也就不幸陷入两大家的漩涡之中。这边说,让我配合可以,你那边我另外一个着急的单子怎么不给处理呢,做好了,我这个单子就给你做。那边说,你那个单子明显不清楚、不合理,我这个用户的单子着急,先给做了再说。那么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怪不得我们一直等到花儿也谢了,都等不到一个正式的答复,能做还是不能做。其实,这时候用户只是一个筹码而已,有人真正在乎过用户的需求和利益吗???

还是这么说,所谓各为其主,塾对塾错已经无法分辨,也不再重要。但是想想,这结果,是不是偏离了我们当初高唱的调子“一切为了用户的利益”呢?!

当年,原来的方案是按照业务切分,长市分离。可是,经过各方“砖家”和运营商老大们的商讨,也许是利益无法均衡,也许是不得而知的理论依据,最后一刻改成了按地域横切。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的电信业就进入了一波接一波的波折中,然后是高层轮换,然后是大大小小的政策性合并。行内就没有安安心心地、踏踏实实地做过事情。

我知道用户想不通,国际运营商也想不通、看不明。国外的同事总是问“为什么”,为什么网通总在变化,为什么不能用电信资源,为什么楼宇实施的资费没有标准,为什么国内做事情没有时间承诺,为什么答应的事情可以做不成……如何能够解释清楚呢?解释了他们是不是又能真正理解呢?

我也想问为什么,为什么在国内做一件事情这么难?为什么大家想的不再是把事情做成?为什么用户也早已成为做事情的一个幌子?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跟国外说“中国就是这样的了”?说中国情况特殊的时候难道就不会感到脸红?中国就该是一个没有规矩、情况特别、无法理喻的国家?

也许,中国人太多了,你一个用户,重要吗?按照某老总的话说,“可能会损失个别用户”。反正,按照N个代表的话,你不是全部。以前一个同事告诉我,现在他们已经从“业务至上”,转变成“政治至上”了。首先要研究国情、省情,研究政策,做任何的事情,首先是不能违反政策。当然,这是绝对正确的,想在这里立足,就一定要适应这种文化。这就是国情!这就是中国的“国有特大型企业”的精神!

既然没有人错,那就是用户错了,不该呆在这里……


最后编辑: Richard 编辑于2008/10/28 14:28
2006/09/17 00:10
好象当年跟WTO定的是七年开放电信市场,要么等到那时候?
Richard 回复于 2006/09/19 02:12
开放是喊了很久了,中国的市场,什么时候做到了公平?中国的国企,什么时候真正做到了市场化?
2006/09/24 01:37
根据我国加入世贸组织所作的承诺 , 我国在增值电信服务和基础电信的寻呼服务方面 , 自加入 WTO 之日起两年内 , 将取消地域限制 , 但外资持股不得超过 50%, 即基本上在两年内将完成在该领域内的限制性开放。但我国对基础电信服务业的移动话音和数据服务、其他国内和国际业务却是逐渐开放的 , 分别在 5 年或 6 年内取消地域限制 , 外资比例从开始的 25% 逐步增加 , 最终不得超过 49% 。  

   由此可以看出 , 在电信市场开放过程中 , 我国对移动话音和数据服务方面的开放持较为慎重的态度 , 并坚持逐步开放的原则 , 即首先开放增值电信业务 , 然后开放数据和移动通信业 , 最后开放基础电信业务这一主要市场。  

   鉴于我国电信服务市场是逐渐开放的 , 预计 , 外资不会在短时间内大规模涌入我国电信市场 , 我国电信服务业不会马上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 特别是来自外国运营商的竞争。  

--摘自《加入 WTO 后我国电信服务业吸收外资面临的新形势及对策》

也就是说,短期之内电信、网通PK的局面不会有大的改变,除非。。。。。。嘿嘿。。。。。。
Richard 回复于 2006/09/27 11:09
如果我们自身这样的经营,如何面对外企的挑战呢?
当然,即便是完全开放了,外企不会轻易趟中国这趟混水,在中国重新投资基础电信设施也是不现实的,最大的可能是逐步在资金上投入,还是依靠本地的运营商。
至于网通和电信的局面,传闻已经有很多了,版本也不少,但是肯定的是,变局是国家行为,是行业政策性行为。
政策和管制是否合理、有效,市场可以作出最现实的评估。。。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